当前位置:首页 / 热点资讯 / 鼎博客服,癌症晚期的他,跑了50场马拉松:已做好准备,随时迎接死亡
鼎博客服,癌症晚期的他,跑了50场马拉松:已做好准备,随时迎接死亡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0:20:51   浏览次数:3791
内容提要: 8月24日,鄂尔多斯马拉松,贺明踩着关门时间冲过了终点线。包头马拉松前夕,他接受了自己的第53次治疗。医生阻挠了他,但贺明8月16日就办理出院前往包头,一定要参加自己的第49场马拉松。但最重要的是,贺明在跑马的过程中学会了与死亡共处。这样一边化疗,一边跑马拉松的状态持续到今年年初。没有药能压制住癌细胞,意味着贺明随时可能死掉。从今年3月以来,他几乎每周一场马拉松,且都安全完赛。

鼎博客服,癌症晚期的他,跑了50场马拉松:已做好准备,随时迎接死亡

鼎博客服,宁倒赛道上,不死病床上。

患肺癌3年

53次放疗+化疗

50场马拉松

一周一个比赛......

这是一个向死而生的跑步故事。

5小时59分01秒。

8月24日,鄂尔多斯马拉松,贺明踩着关门时间冲过了终点线。而前一周的包头马拉松,他也是5小时59分卡点完赛。

“身体很虚弱,呼吸也很困难,到了高原上都喘不过气。所以这两场比赛,跑得都很慢。以后还是避免高原参赛。”

从他的身形和脸上,能明显看出肺癌和长期化疗的摧残。贺明自己也透露,1米88的他,现在只有120斤。而他的眼睛里又闪着光,因为这是他的第50场马拉松,“我的目标是100场马拉松,现在已经完成一半啦!”

而比完成50场马拉松更让他开心的是,他多活了2个多月。2019年1月,癌细胞骨转的他,当时被医生下了死亡通知单:“最多能活6个月”。然而,现在8个月过去了,他一边化疗,一边还奔跑在马拉松赛道上。

包头马拉松前夕,他接受了自己的第53次治疗。因为骨转之后,化疗的药物又加大了剂量,每次化疗完别说跑步了,连正常行动都能困难。医生阻挠了他,但贺明8月16日就办理出院前往包头,一定要参加自己的第49场马拉松。一周之后,又背靠背跑了鄂尔多斯。

身边所有人都说他是个奇迹,但贺明却说,“奇迹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光临我,我已经做好了准备,随时走人。”他觉得,能活到现在已经赚了,所以就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吧,比如尽量跑够100场马拉松。

所以,接下来的几个月,他一边坚持化疗,一边还要马不停蹄地去全国各地跑马拉松:9月8日大连长山群岛马拉松、9月22日巩义马拉松、10月13日郑州马拉松、10月20日凤台警营马拉松、10月27日石家庄马拉松、11月3日北京马拉松/环蠡湖国际马拉松、11月10日合肥马拉松......

“死亡已成定局,我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?”

时间回到2016年4月15日,那天在妹妹的陪同下,贺明去医院接受检查,因为之前就有一些身体症状让他感觉不太好。

这种不太好的预感很快就被验证了。医生拿着检查报告告诉贺明,你的肺部出现了死亡的阴影,生存期最多只有三个月,随时随地可能离开人世。也就是说他已经进入到肺癌晚期。

陪他看病的妹妹当场就哭了起来,尽管贺明一开始也想不开,但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之后,稍稍平复心情的他反而安慰起妹妹。

贺明觉得自己这么年轻,不能被这个病给吓到了。“人吃五谷杂粮,不可能不生病。也许将来科技发展,癌症也是能被治疗的。自己坚信自己会好起来的。得了癌症不一定马上就要了自己的命。”

当时他的爱人和儿子都在外地,贺明请求医生和妹妹暂时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,自己签字办理了住院手续。

之后便开始了长达9个月的化疗治疗。贺明的身体成了药物与癌细胞激烈争夺的高地,每一次化疗他都要经历身心的双重考验。他觉得自己生命的能量在一点点被耗尽,更令人绝望的是,因为检查的时候已经是肺癌晚期,所以化疗似乎并没有将死神的脚步拖住。

在第33次化疗之后,持续恶化的身体状态让贺明再也无法坚持下去,眼看着死神一步步走进。正当他与家人陷入绝望时,上天打开了一扇窗。

通过病友的介绍,贺明得知有一种印度产的靶向药,也许有效果,也许没有效果。他就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服用了一个月,没想到病情真的稳定下来。

虽然暂时与癌细胞的抗争占据了上风,但是因为化疗贺明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,经常感觉喘不上气,双腿也无力行走。就这样在床上躺着等死吗?那拼命想活下来又是为了什么?贺明思考着人生的意义。

与其做一个“废人”,还不如动起来。于是贺明开始在爱人和儿子入睡后悄悄下床锻炼身体。第一次下床,贺明的行动像慢动作回放。这个坚持的过程一般人无法想象,因为身体非常虚弱,一开始就算是慢走都气喘吁吁。坚持了一段时间后,贺明逐渐从慢走过渡到快走、慢跑、爬山。

有一次,他在家门口看到有马拉松比赛,特别羡慕,就觉得自己要是能跑一场马拉松多好。于是,贺明在心里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:跑一场马拉松。为了这个目标,他每天早起慢跑10公里,无论刮风下雨,都没间断过。

2017年,他瞒着家人报了在家乡举行的舜耕山环山跑挑战赛(半马)。“那一次我跑了2小时19分,之后我又试着跑了几个半程,觉得没有什么大碍,便开始了马拉松征程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六安、黄山、南京、杭州、延吉、三峡.....贺明为了跑马去了一个又一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城市。起初家里人反对,害怕他在外面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“但他们在看到跑马带给我的变化后,渐渐也开始理解支持”。

首先是身体上的变化,曾经困扰贺明五年的血压终于降了下来,吃了5、6年的降压药不用再吃了,糖尿病也有所好转。但最重要的是,贺明在跑马的过程中学会了与死亡共处。

至于肺部的癌细胞,药物从生理上稳定住了它,贺明则从心理上接受了它:“我知道它还在那里,可既然没有影响正常生活,在就在吧”。

这样一边化疗,一边跑马拉松的状态持续到今年年初。跑完厦马之后,贺明的身体就明显感觉不行。因为身体对之前所使用的靶向产生了耐药性,癌细胞控制不住,开始大面积转移,骨转移,胸膜转移,淋巴转移。没有药能压制住癌细胞,意味着贺明随时可能死掉。

癌细胞骨转移之后,医生对贺明说,不能再跑了。因为他的颈椎骨,胸骨都已经被癌细胞侵蚀,特别脆弱。跑步的时候万一碰到或者摔跤,就容易骨折、瘫痪。“很有可能在赛道上就骨折倒下,全身瘫痪。”

但是贺明不信这个邪。从今年3月以来,他几乎每周一场马拉松,且都安全完赛。为了避免自己在赛道上被撞到而导致骨折,瘦弱的他,每次都举着“肺癌晚期,跑马慷慨,生命不息,运动不止”的旗帜一路奔跑。

在跑马拉松的间隙,贺明也坚持着28天一次的化疗。而在化疗期间,贺明仍每天早上慢跑10公里,不管刮风下雨都会坚持。

有人可能会觉得跑马拉松难道不会影响化疗吗?贺明说,并不是这样。如果不是因为跑马拉松让身体变得更强壮,根本无法忍受这么长时间的化疗。

癌细胞是杀不死的,只能被控制。所以尽管跑马拉松杀不死癌细胞,但是自身产生的抵抗力和免疫力可以与之一战。就像打架一样,虽然打不过它的,但还是要打。

在贺明看来,跑步肯定是有好处的,不会让癌细胞扩散速度过快。如果没有跑步,自己现在肯定已经不在了。

他患癌依然坚持跑马拉松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,很多人为他捐款。

一年多前,一直得到社会帮助的贺明开始思考如何回报社会,他萌生了捐献遗体的念头。当时与家人商量,遭到了所有亲朋好友的反对,尤其是儿子难以接受,儿子觉得父亲这一辈子吃了许多苦,被病魔折磨那么久,好不容易康复,不忍心让他身后再“受罪”,也怕自己落下个不孝子嫌疑。

“孩子,我这几年受到的折磨,你也看到了,捐献遗体可以研究癌症病发的原因和更好地对应治疗,让更多像我这样的癌症病人免受痛苦,让后人少得癌症,这是为后人做贡献,也是我回报大家对我的帮助。”

贺明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就向家人和亲朋不厌其烦、苦口婆心地宣传,终于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,3月初,儿子在贺明捐献申请书上执行人栏中郑重地签下了名字。

肺癌晚期,跑马抗癌,全国各地跑。贺明就是想告诉别人:“我一个癌症病人都能跑起来,为什么健康的人就不能动起来呢?”

在赛道上,知道贺明的跑友很多,见到他都会给他竖起大拇指。他的行动也影响了一些重症患者。一个重庆的女癌症患者,在做完手术后就不跑了,听说贺明的事迹后也开始跑起来。

“一个人活在世上,得做一些自认为有意义的事情。虽然身体受到病痛折磨,但我不能自暴自弃,应该积极面对这一切。我宁愿倒在马拉松的赛道上,也不愿意死在病床上。人不管怎么样,这一生都至少要做一点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。”贺明说道。

而“宁倒赛道上,不死病床上”这句话,当时在马拉松助手上刊出后,也被很多人拿来做文章攻击贺明,他们认为他就是想碰瓷组委会。对此,贺明笑着解释:“这就是一句口号而已,表达的意思是我不会等死,而不是我真的想死在赛道上。我当然不会去讹诈组委会,更不会为马拉松抹黑。”

9月8日的大连长山群岛马拉松,可能会和下次化疗撞到一起,贺明表示自己还是会去跑的,“车票都买好了,酒店也定好了,化疗尽量调整下时间。”

现在的贺明,感觉自己的时间就像沙漏一样,反正都要流失,还不如做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。很多人可能不理解这样的生命状态,觉得太随心所欲了。但生活就是这样,必须作出一些决定,舍弃一些事,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和快乐吧。

真正意义的尊重生命,就是让它尽情绽放。“我不要似是而非的人生,我要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刻骨铭心”。嗯,既然已经做了决定,那就全力去冲吧,永远会有人支持你的。


William Hill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ambsllc.com 威廉希尔app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